苹果彩票-苹果彩票网-苹果彩票聊天室

捕神驾着马身怀皇命朝着岳阳县走去不过这路途

 皇上悠哉着吃着葡萄吐着葡萄皮,神情自在,似乎对于捕神的事情并不大放在心上。“捕神呐,你明知道自己有朕下发的免死金牌,又何必这般呢?罢了,起来吧!”
 
    “谢陛下!”随后,捕神取出来免死金牌,双手持上。“陛下,罪臣辜负了您的寄托,没有脸面再拿这面免死金牌了,请陛下收回去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免死金牌,朕自然会收回来。只不过不是现在,朕还需要你替朕去做一件事情,算是让你将功补过吧。”皇上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有些诧异,“不知道皇上要微臣去做什么呢?”
 
    皇上将怀中的一盘葡萄放回了桌子上,而后站起身来,缓步走下。“捕神呐,你可知道国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”
 
    捕神思索良久,而后道出:“钱、粮与民心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,不过这钱位居首位,国库才是根本。不过近两年,殷浙、桂丽与南通三省的税收与供金却是一两银子也没有上缴啊……”皇上叹息踱步道。
 
    “哦?还有这等事情?按理说,各省每年都应该将税收上缴,并且沿途有军队守护,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捕神听着有些困惑。
 
    “三省交汇处便是岳阳县,上缴的银两就是在那里被劫的。岳阳县的官道与三省交接,是必经之地。每一次的押运都有上百名官兵保护,可是两次下来官兵全部遇难,那几十
 
万两白银全部被劫。”
 
    “被劫?陛下的意思是有人将上缴的白银劫走了?”
 
    “不错,朕亲派了三批官员前去调查,但是都死于非命,直到现在也不了了之。”
 
    捕神有些吃惊,什么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洗劫朝廷的官银呢?而且被劫的地方还是在官道上,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 
    “所以,朕想让你去岳阳县走上一遭,彻底调查一下这件案子,把失踪的白银全部找出来!”皇上沉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捕神单膝下跪道:“微臣定当不辱使命,一定将丢失的白银追讨回来!”
 
    “这免死金牌你暂时拿回去,依旧可以行使特权,必要的时候可以号令大臣与调集军队。”皇上重新将免死金牌递给了捕神。
 
    捕神原以为此番进宫会被皇上定罪皇陵一事,没想到却是又多了一个特殊使命去执行。至于皇上,他也不想再去深究皇陵与祝家庄一事,不过这笔账他可是在心底里记下了,
 
等到捕神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,会一并算账。
 
 第四十五章 住了黑店
 
    这南方多雨闷热,北方却又干寒多风,当真是一个地方一个节气。
 
    捕神驾着马身怀皇命朝着岳阳县走去,不过这路途遥远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赶到的。如果说是在天子脚下的话倒还真没有什么案情能够发生,不过这岳阳县可是距离京都六百
 
余里,一个鸟不拉屎的边缘地带,自然无人问津。
 
    平坦的地界,一片荒无人烟的迹象。今年不少州县都发生了灾荒,可谓天降灾难,搞得是民不聊生。饥肠辘辘的大有人在,有的甚至是易子相食。天灾人祸,尸横遍野,却也
 
引发了瘟疫,接二连三的灾祸,难以计量死者。
 
    远处横躺着被风沙掩埋而过的骨骼,没有了血肉,也不知道在这种风沙侵蚀中存在了多久。
 
    不知不觉,捕神已经驾马穿过了这片风沙地带,前方迎来的却又是一片低洼的平坦地带。不远处有一家客栈,刚好可以停下来歇歇脚。
 
    “哎呦,这是哪里来的贵公子啊,当真是英俊。”喊话的这人是一介女流,淡粉色华衣裹身,外披白色纱衣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。插着碧簪,娇小玲珑,
 
浅浅的笑容绽放在脸上,肌肤白皙滑嫩,,嘴唇不点自红,略施胭脂,约莫着二十五六岁的年纪。
 
    捕神看着出奇,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如此标致的女人儿。都说江南的美女好,皇帝都爱去江南招纳妃嫔佳丽,却不曾想这北部鄢有俏丽之女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啊,你这不光是人美,话也挺中听呐……”捕神跨步下马言笑道。
 
    “我这哪里是会说啊,这可句句都是大实话啊。不知道公子从哪里来的啊?”老板娘一手伸出一块粉色手帕招呼着。
 
    捕神抖了抖身后的防风沙的斗篷,坦然道:“我从南方来,却不想路经这里差点没让风沙把我埋喽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们这地啊就是多风沙,公子快里面请,喝点酒尝尝我们这的佳肴。”老板娘赶忙邀请捕神进屋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,你们这客栈倒是有些冷清啊……”捕神看着客栈内除了三个店小二之外竟然没有其他的客人了。
 
    那几个店小二神色有些匆匆,表情诧然。老板娘却是回应道:“我们这占着商贸要道,平日里客人多少可都说不定。若是商人聚集的时候,那可是生意不断,若是没有商旅,
 
我们这可是着实冷清。”
 
    捕神听后也是略微有些了解,不过自古道黑店半边天,东南西北连成片。所以说,防人之心不可无,一切还是小心为妙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,你们这都有什么好酒好菜啊?”捕神倒也是着实有些饿了。
 
    “公子,我们这可是有招牌名酒‘三碗不过岗’。不知道公子有没有听说过啊?”老板娘风情万种,一副媚态道。
 
    三碗不过岗?捕神差点没被茶水呛到喷了出来。他倒是也常听说书人讲说水浒传的故事。其中有一个章节便是说的武松在景阳冈的一家小店里喝了名为“三碗不过岗”的烈酒
 
,这才打死了两只大虫,名扬万里,这才有了打虎武松的名声。
 
    “我说老板娘,你刚才所说的三碗不过岗是不是说书里武松喝过的那种酒?”捕神疑惑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错,就是那武松喝过的三碗不过岗。”老板娘很是坚定的说道,而后抬来了一坛酒,上面写着三碗不过岗五个大字。
 
    老板娘揭开了酒坛,酒味十足,飘香四溢,倒像是陈年好酒,烈得很。
 
    捕神只是将碗中的酒凑近了鼻前,仔细一闻,的确是好酒。就是不知道这所谓的三碗不过岗是图个名字还是真的是堪称好酒。
 
    “公子,我们这里还是米、面、各种小炒佳肴,不知道您要来点什么呢?”老板娘又追问道。
 
    捕神单单只要了一份十香肉丝面,在外之人其一是财不露色,其二便是防人之心。
 
    “十香肉丝面来啦!”老板娘端来了一碗十香肉丝面,香气扑鼻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,可以兴致与我喝一碗?”捕神笑看着那老板娘,还是疑心这酒里有蒙汗药之类的。
 
    老板娘倒也是猜透了捕神的心思,当即一屁股坐在桌角,两腿半搭在长凳上,好个威武霸气,没有那些大小姐的温婉。“公子莫不是害怕我这酒里有毒不成?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老板娘言重了。只不过我一个人喝酒太过乏味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呵呵呵,好,那我就陪公子喝上一碗!”这老板娘喝酒倒也是很豪放,一碗全部吞下了肚,脸也不红,碗内空空如也。
 
    捕神倒是对眼前的这个女人越发的感兴趣了,这种女人倒是挺少见。像是在京都见过的那些大家闺秀全然都是一派温雅的样子,即便是寻常百姓家也是憨实的农家人。
 
    “老板娘当真是好酒量,不知道如何称呼呢?”
 
    “小女子有一名,唤作银香玉。”
 
    银香玉?这名字倒是秀雅惠中,只盼着这家店不是一家黑店。
 
    看来这酒里没有毒,捕神也就放心了。半斤烈酒灌入腹中,五脏六腑似乎都欲翻转。这酒果然很烈,听说书的人说喝这三碗不过岗绝对超不过三碗,平常人喝了一碗就能够呼
 
呼大睡,少有人能够喝的超过三碗。
 
    捕神却是偏偏不信这个邪,这接连喝了三大碗,又斟了两大碗。后劲着实猛烈,也不知道那武松是怎么喝的,喝酒就跟喝凉水一般,竟然连喝了十八碗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